2020欧洲足球锦标赛:12国12座球场的足球文化巡礼让中国金元无地自容!

2019年12月1日北京时间凌晨1点(欧洲中部时间30日18:00),2020年欧锦赛抽签仪式即将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

2020年是欧锦赛诞生的第60年,欧足联志在举办一届遍及欧洲大陆的“为了欧洲的欧锦赛”,首次采用无主办国的巡回赛方式在欧洲的12个足球名城举行,由12个国家共同主办。每个国家(地区)最多只能有1个比赛球场,且东道主队不能自动晋级决赛圈。2020年6月12日揭幕战将在罗马奥林匹克球场,7月8-9日的半决赛和7月13日的决赛都将在伦敦的温布利球场举行。

可以期待,意大利的罗马、阿塞拜疆的巴库、俄罗斯的圣彼得堡、丹麦的哥本哈根、荷兰的阿姆斯特丹、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英国的伦敦(英格兰)、格拉斯哥(苏格兰)、西班牙的毕尔巴鄂、爱尔兰的都柏林、德国的慕尼黑和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将陆续迎接来四年一度的欧洲足球盛事,球迷们也将跟随赛程加入一场盛大的欧洲足球文化巡礼。

在大型体育赛事的举办中,空间就是体育文化的最佳容器,即将承办2020欧锦赛赛事的12座球场也都身世不凡,UEFA特意为它们制作了统一风格的官方简图。

温布利球场(Wembley Stadium)是英格兰国家足球场,也是欧洲最大的专业足球场,被公认为是全世界上最伟大的球场。位于英国伦敦温布利公园内,最早建于1923年,在2000年开始重建,2007年建成,直径近300米的圆形球场,看台高52米,可以容纳9万名观众,标志物是133米高的世界最大单拱,用数十根钢索固定重温布利球场的北侧顶棚和60%的南侧顶棚,因而不需要用支撑柱来撑住顶棚,这样可以保证球场内的9万个座位在每个角度都有非常好的视野看球。瑞安-弗雷泽

它旁边还有英国的帝国游泳馆和温布利保龄球馆,除了重大足球赛事,温布利球场也是英式橄榄球、汽车摩托车锦标赛、大型演唱会和城市游园会的好去处,并在1983年承办过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的表演赛。

慕尼黑安联球场(Allianz Arena)由慕尼黑1860队和德国最成功的俱乐部拜仁慕尼黑队联合出资建造。它体现出德国造的精巧结构,2005年5月正式投入使用,2006年德国世界杯开幕式赛场。为满足申办2020年欧锦赛决赛申办要求,球场座位由6.6万扩建为7.5万,南北看台弯角处的7000个座位还可以变成站席。目前它也是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的主场。里贝里、罗本、拉姆,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名将云集,足球皇帝贝肯鲍尔更是世界球迷心中的神祇。

安联体育场是欧洲最现代化的球场之一,从远处看,安联球场像巨大的橡皮艇,白色椭圆体之外包裹着许多气囊样的结构,现代感十足,它不同寻常的表面由2874个菱形膜结构构成,膜结构具有自我清洁、防火、防水以及隔热性能。每个膜结构都可以在夜间被照成红、蓝、白三色,分别对应拜仁慕尼黑1860以及德国国家队的队服颜色,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灯光和颜色支持各种效果变形,在主队进球时塑料气垫外表灯光相应加强,远远看着就可以知道主队进球了。

1953年落成的罗马奥林匹克体育场(Stadio Olimpico di Roma )将古罗马的运动场与现代的体育建筑融为一体,为了1990年世界杯足球赛进行了改建,增加了椭圆形半透明的顶篷,目前可容纳7.27万观众,也是意甲球会罗马和拉齐奥的主场。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这两队的球迷分别占据球场的南北看台,形成了颇具特色的欧洲足球德比之一。

巴库(Baku)是阿塞拜疆共和国首都,里海大港口,外高加索第一大城市和交通枢纽,因坐落于巴库油田而被称为“石油城”。巴库国家体育场(Baku National Stadium)是一座屋顶可伸缩的新建足球场,2015年落成,可容乃6.87万人,也是阿塞拜疆国家足球队的主场。

对于中国球迷来说,巴库可能是这12个城市中最陌生的,它也是欧锦赛历史上距离欧足联总部瑞士尼翁最远的比赛城市。在2019年欧锦赛预选赛抽签时,阿塞拜疆队成为最特殊的球队:由于阿塞拜疆队是东道主球队之一,所以要尽可能地避开其他东道主球队;为了规避政治冲突,要将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分开;出于预选赛比赛距离考虑,要尽量不把阿塞拜疆与冰岛、葡萄牙、直布罗陀分在同一个小组。

2017年才正式竣工的泽尼特球场(Zenit Arena)号称全球最贵的球场,高7层,可容纳6.5万人,造价超过17亿美元。作为圣彼得堡的足球专用球场,在举办2017年联合会杯和的2018年世界杯期间,体育场也被称作“圣彼得堡体育场”(Stadium St. Petersburg)。

球场紧邻芬兰湾,三面环海恢弘大气,也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所有球场中最靠北的。考虑到圣彼得堡的天气,泽尼特球场设计成由八个桅杆支持的圆形穹顶,在恶劣天气时也能进行足球比赛,为了保护球场上的草皮,泽尼特球场的比赛区域整体设计成可移动式场地。草皮下面有个滑轮,没有比赛的时候滑轮滑动,把草皮整体移到球场外晒太阳,有比赛再整体挪进来。

圣彼得堡是俄罗斯当之无愧的足球名城,1897年,俄罗斯历史上第一次被记录的比赛,在圣彼得堡的兔子岛彼得保罗要塞的第一军官学校操场上举行,兔子岛也是彼得大帝和叶卡捷琳娜二世的长眠之所。1925年成立的圣彼得堡泽尼特俱乐部也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俄罗斯足球名流。

有趣的是,1911年俄罗斯队在首场与国外球队的比赛中曾经以0比11惨败给苏格兰格拉斯哥流浪者队,而2008年5月,泽尼特队在欧洲联盟杯决赛中以2比0击败流浪者队,夺得该队历史上的第一座欧洲联盟杯,这次胜利也算一雪前耻。

布加勒斯特国家体育场(Arena Națională)一直是罗马尼亚国家足球队的主场,他们曾经参加过1930年第一届乌拉圭足球世界杯。2005年罗马尼亚决定原址重建,历时三年(2008-2011)新的布加勒斯特国家体育场落成,新建成的球场可以容纳5.56万人,如果需要总容量还可以扩大到6.2万人。该体育场是罗马尼亚首个达到欧足联规定的“四星”精英球场(elite stadium),也是罗马尼亚首个有资格举办国际比赛决赛的场地。在这个新体育场的首次比赛是2012年5月9日举行的欧足联欧洲联赛决赛。

罗马尼亚足球队给中国球迷的最深印象就是1998年法国世界杯的黄色旋风,罗马尼亚对在小组赛中战胜英格兰、突尼斯和哥伦比亚,以小组第一出线,为了庆祝,当时的队长、罗马尼亚足球名宿哈吉和球员们全体将头发染成黄色,而教练约尔德内斯库则剃成光头。

克鲁伊夫竞技场(Johan Cruijff Arena)于1996年8月14日建成,原名阿姆斯特丹竞技球场,从1996年起便是荷兰传统劲旅阿贾克斯队的主场。2017年04月25日,阿姆斯特丹竞技场更名为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以悼念这位出生于阿姆斯特丹的荷兰传奇巨星。

球场的屋顶可以自由伸缩,停车场与道路建于球场之下,球场可用座位5.35万个。克鲁伊夫竞技场的一部分可以单独分隔构成一个大的圆形剧场(Arena Amphi),可容纳1.2万观众。除了可以用于足球、美式足球比赛,该球场也是演唱会和商业活动的绝佳场地。

早在2002年就实现了门票和消费的卡式结算(Arena Card),是欧洲首家采用无现金支付的球场。克鲁伊夫竞技场的草皮翻新技术也在欧洲各地得到推广,该技术可以在三天内把一层6厘米厚的草皮铺到场地中,完工后即可投入使用。竞技场按照自己的规格,在荷兰、英国和法国种植这种新草皮,如果旧的草皮磨损,就选择使用在当时种植出的品质最好的草皮,有效分散了恶劣气候带来的场地风险。

英杰华体育场(Aviva Stadium)于2010年启用,鹅卵石般的整体造型和马蹄形屋顶极具现代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archforourrightspac.com/,瑞安-弗雷泽可容纳5.17万名观众。其前身兰斯敦路球场(Bóthar Lansdúin)是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球场之一,自1878年开始便开始主办橄榄球比赛。

英杰华体育场现在是爱尔兰境内唯一的欧洲足联五星级足球场,也是欧洲少数能够举办足球和橄榄球比赛的体育场之一,爱尔兰国家足球队和爱尔兰国家橄榄球队的“双料”主场。

圣马梅斯体育场(San Mamés Stadium)的独特之处在于拥有新旧两座传奇球场,位于西班牙北部城市毕尔巴鄂,可容纳5.33万人,是西班牙老牌劲旅毕尔巴鄂竞技队的主场。

毕尔巴鄂竞技队起源于1898年,由于英国和比斯开地区商业和文化交流的日益扩大,使得比斯开地区的人们看到了英国工业的强大和各种新鲜事物,于是渴望进步的资产阶级青年们纷纷离开毕尔巴鄂港口去英国学习先进的工业技术,在英国这些人喜欢上了这个由两队组成每队11人的运动,组建了名叫毕尔巴鄂的球队。

老球场于1913年启用,毕尔巴鄂是次于巴塞罗那和瓦伦西亚的全国第三大港,也是靠英国最近的西班牙城市,圣马梅斯球场的风格也因此颇有英吉利风格,球迷座椅距离场地很近,排列也非常陡峭,当球迷在这块场地呐喊助威时,便能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即使是皇马、巴萨这样的豪门也很难占到便宜,圣马梅斯球场被戏称为西甲的地狱主场,据说也是整个欧洲球场噪音最大的球场。

新的球场于2013年正式启用,为了延续圣马梅斯球场的精神,新球场的草坪全部移植来自老球场,其玻璃幕墙独具特色,球场研究的著名网站其列为2014年度世界最佳球场提名。

普斯卡什体育场(New Puskás Ferenc Stadium)位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老球场于1953年建成,最早叫做人民体育场(Népstadion),后来为了纪念匈牙利传奇球星普斯卡什改名为普斯卡什体育场普斯卡什·费伦茨出生于布达佩斯,曾带领匈牙利队获得1952年奥运会男足金牌。

这座球场与新中国足球也有过一段不解之缘,1954年,为了迅速提高足球水平,我国曾经派遣25名球员赴匈牙利学习一年半,其中包括足坛名宿张宏根、年维泗、陈成达、曾雪麟、张俊秀等,当时中国球员在匈牙利的训练场地就是普斯卡什体育场。

新的普斯卡什体育场2016年开始建设,今年11月21日刚刚落成,可容纳6.8万人,它是2020年欧锦赛的12座足球场中最新的一处。

帕肯球场(Parken Stadium)意思就是公园球场,前身是丹麦运动竞技场,当时丹麦国家足球队的专用球场。1990年老球场停止使用,1992年9月9日,新落成的帕肯球场对外开放。这座球场只能容纳3.81万人,是2020年欧锦赛比赛球场中规模最小的一座,由于可容纳的观众数目不到5万,虽然被列为欧足联的四星足球场,但是不能申请举办欧洲顶级俱乐部比赛。

帕肯球场的设计理念受到意大利足球的影响,方方正正的形状也有助于将观众席和草坪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球场第一层的最后一排座椅距离草坪的边缘也只有32米。它集中体现出丹麦作为北欧国家的治理理念,在2006年开始改建之时,帕肯球场就强调“多功能”定位,场地设施的安放非常灵活,除了足球,也可以进行手球、网球等其他项目比赛,还可以用作大型音乐会和文化活动的场地。2007年6月23日,美国歌手贾斯汀·汀布莱克(Justin Timberlake)的演唱会,到场人数超过5.5万,创下了帕肯球场观众人数之最。

汉普顿公园球场(Hampden Park)位于苏格兰最大城市格拉斯哥的南郊,是苏格兰国家足球队的主场,和苏格兰足球德比的两大豪门主场——凯尔特人队的主场凯尔特公园球场、格拉斯哥流浪者队的主场伊布罗克斯球场——形成鼎足之势。19世纪末20世纪初,格拉斯哥曾经是规模仅次于伦敦的“帝国第二城”,这座城市如今依然拥有三座可容纳观众5万以上的百年球场,而汉普顿公园球场和伊布罗克斯球场都是欧足联的五星足球场,这在欧洲各大城市中绝无仅有。

汉普顿公园球场也是格拉斯哥女王公园队的主场,这支球队成立于1867年7月,曾是苏格兰最成功的球队,足球比赛中许多规则的出现,如任意球、中场休息,甚至球门上增加横梁,都有这支球队的贡献。因为反对职业化,女王公园队曾拒绝职业球员加盟,甚至一度拒绝参加职业联赛。

如今的汉普顿公园球场已经是第三座“汉普顿公园”了,最初的老球场在1903年首次改建,20世纪初的新汉普顿公园球场被认为是当时世界上最现代化的球场之一。球场里解乏用的泳池、贵宾包厢在当时都是先进足球理念的象征。最初该球场容纳球迷的人数为15万。1989年希尔斯堡惨剧之后,为了限制入场球迷的人数,英国所有足球场都改建成全座位球场。经过数次翻修改建,1994年2月,新的汉普顿公园球场再度亮相,可容纳5.2万人的老球场同时也是苏格兰足球博物馆的所在地。

尽管汉普顿公园球场依旧风光,但女王公园队却已经没落成为苏格兰的三流球队,跟凯尔特人和流浪者之间的格拉斯哥德比之战形成鲜明对比,女王公园队的主场比赛常常只能吸引不足1000名球迷,球场仅开放一个看台就足够,这也成为汉普顿公园球场一种独特的主场气氛。

…………………………………………………………………………………………………………………………………………………………………

综观12座即将举办2020年欧锦赛的显赫球场,仿佛完成一次欧洲足球文化的巡礼,这些球场俨然已经成为所在国家和地区的文化名片。反思喧嚣虚弱的中国足球,近年来留给球迷的更多是争议与激愤。我们所渴求的不是简单的进球或取胜,而是具有历史积淀和情怀归属的足球文化,一个连队名都不停变换的足球队不可能成为百年豪门!

我们缺乏的正是足球领域的文化底蕴和积淀,在金元足球的背景下,中国足球除了花费高额转会费和薪资条件吸引世界高水平的外籍教练和归化球员,苏格兰格拉斯哥球场更要注重自己本土足球文化的培养。如何形成和培育具有影响力、能够得到球迷认可、促进城市软实力提升的足球文化,值得中国足球长期探讨和深思。

杨珍,博士后,天津体育学院教授、天津体育学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负责人,天津市“巾帼智库”专家。曾兼任天津电视台国际频道总监助理(2015-2016),英国格拉斯哥大学文化政策研究中心访问学者(2013 & 2018-2019)。